谁赢了特朗普的贸易战?

by on 15 Οκτωβρίου 2018

布鲁塞尔—美国总统个特朗普贸易战略的轮廓日益清晰。美国贸易伙伴面临巨大的威胁。但是,美韩自由贸易协定的修订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改革”和改名表明,大部分国家只要稍稍做点让步,就能取悦特朗普。特朗普真正在意的只有一个国家——他的“公敌一号”中国。

因此,一场中美摊牌呼之欲出,并带来极其巨大的、不可预见的地缘战略影响。但是,对世界其他国家来说,这个消息也许没有那么坏。事实上,经济理论表明,老话自有其道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直到最近,贸易政策一直非常有利于自由化。从20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这一过程的推动力主要来自在关贸总协定及其继任者世贸组织的帮助下实现的一般化的关税降低。但最近的关税普遍降低尝试——即所谓的多哈回合——毫无成果,主要是因为印度(而非中国)反对开放某些关键市场。

在某种程度上,地区贸易协定——通常会包括已经深度一体化、观念也类似的经济体——帮助维持了自由化趋势。但经济学家一直对这些协定持怀疑天都,因为它们天然是“优先”的。贸易壁垒面向地区协定所包括的少数贸易伙伴降低,这些国家的生产者往往会将注意力转移到这些贸易伙伴身上,导致来自其他国家的进口下降。

换句话说,地区贸易协定并没有刺激总体贸易增长,而主要是让贸易发生转移:协定参与国之间的贸易有所增加,并产生收益,但第三方贸易萎缩,并导致(较小的)损失。大量关于现有优先要贸易协定的实证文献都支持这一结论。

这表明,如果一些主要贸易国家反其道而行之——只在彼此之间提高关税——那么第三方应该获益。那么,其他国家——从欧洲大亚洲——是否应该欢迎美国和中国事实达成的“负优先贸易协定”呢?

美国对中国商品征收更高的关税,欧洲生产商将在美国市场获得相对中国生产商的比较优势。类似地,在中国市场,欧洲和亚洲生产商将获得相对美国生产商的竞争优势。

因此,美中贸易的很大一部分有可能会转移到欧洲、日本和其他接近中国市场的亚洲经济体。欧盟的收益尤其巨大,因为它是美国和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也因为欧洲生产商往往是美国公司最接近的竞争对手。

尽管几乎所有负优先贸易协定都有可能给第三方带来一些收益,但在美中“协定”上,这些收益尤其巨大。贸易转移一直被认为是没有什么实际重要性的理论构建,因为参与优先贸易协定的大部分经济体的关税已经相当低了。因此,任何关税上的变化——及其对贸易的总体影响——都会比较小。

中美贸易战不一样,因为这两个此前彼此敞开大门的经济体,正在实施巨大的贸易壁垒。目前美国对价值超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10%的关税——四倍于美国平均关税水平。明年,这一关税有可能提高到25%(十倍于美国征收其他国家关税的平均水平),范围也将扩大到更多进口商品。这意味着贸易转移规模可能相当大。

平心而论,跨大西洋经济的高度一体化可能成为阻碍因素。比如,空中客车可能在巨大的中国市场中取代波音,但空客客机增加值的三分之一强由美国贡献。这也是特朗普可能会延长7月与欧盟达成的休战的原因之一。

但最终,中美冲突有可能会大大改变全球贸易。这也许将有利于世界大部分经济体,但会给美国和中国造成严重后果——两国消费者和依靠进口机械的企业必须付出更高的代价。

美国的损失可能比中国更大,因为中国从美国的进口更多的是农产品,替代供应者更容易找到。比如,中国可以从巴西而不是美国进口大豆,几乎没有成本增加。此外,中国的反制措施更加温和,不太会对一揽子美国进口商品征收25%的关税。

无论如何,中美贸易战可能导致中国有一些损失,但这些损失与美国本身的损失相比很可能不值一提。与此同时,世界其他国家有很好的理由“祝愿”双方陷入漫长而成果累累的冲突。

DANIEL GROS – project-syndicate.org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