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驰援之后 开启自救模式的中国股市探底了吗?

by on 31 October 2018

日前,中国证监会发布公告称,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决定》,对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二条有关公司股份回购的规定进行了专项修改,自公布之日起施行。对此,证监会表示,将认真贯彻落实《修改决定》,依法规范与支持上市公司股份回购行为。

安信证券最新研究发现,今年A股的回购规模已经超过了A股以往任何一个全年,而且上市公司主动大手笔回购也频频出现。Choice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沪深两市先后有482家上市公司合计完成了1238笔回购,已回购金额达到了274.75亿元人民币。

类似的,继中国经济最高级别决策者陆续公开喊话提振资本市场信心之后,一行两会等监管机构近期也相继推出了一大波利好政策托底市场,准备迎接”转角处的春天”。但是从股市迄今为止的表现来看,政策利好的积极效果差强人意。10月29日,沪深两市低开低走,沪指跌逾2%,上证50跌逾3%。截至收盘,上证指数报2542.10点,下跌2.18%;深证成指报7322.24点,下跌2.43%;创业板指报1250.48点,下跌1.01%。

对比中国股市近年来的熊市走势,不难发现其开端几乎都与中国经济的整体走弱直接相关。相对的,熊市转牛的拐点常常发生在经济形势的好转阶段,或者政府启动宽松经济政策的大规模刺激后,比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四万亿,比如2013年货币政策的全面放松。其背后的逻辑并不复杂,即当经济周期行至下滑阶段之时,消费、私人部门投资不断萎缩难以形成对经济的有效拉动,正是政府部门加大杠杆,积极发挥政策之手以刺激经济增长的时机,这也是为绝大多数经济体倚重的,试图治愈经济的处方。

不过,是药三分毒,本质上依然属于市场干预的经济调控,也就无法避免其削弱市场资源配资效率有效性的弊端。如若要降低此种负面影响,便需要监管层在经济运行的平稳周期,在充分考虑市场承受能力的前提下,不断的对市场机制进行不断的回调补充和优化升级,以便增强一国经济抵御风险的能力;否则,问题可能将不会真正被解决,而只是发生了转移,进入了潜伏期。如此,一旦再次遭遇冲击,祭出大规模强刺激将无异于饮鸩止渴,而且将不得不面临政策选择越来越有限的局面。

令人担忧的是,近年来A股熊市转牛契机愈发依赖政策刺激的趋势,许便隐藏着这样一个危险的信号,即刺激性经济政策的边际效用可能已经进入了递减区间。简单来说就是,既定强度的刺激政策将很难获得与上一个周期水平相当的效果,捉襟见肘的情况愈发突出。譬如,地方政府债务的隐忧便不失为突出的例证,它揭示了过去地方政府大肆举债的扩张模式已经在很大程度上透支了政府宏观调控的余地。故此,中国股市在众多政策利好之下依然难改颓势,难以快速转暖。

而市场流动性依旧缺乏则透露出市场信心的严重不足。原因何在?最近流传出的湖北省办公厅三季度督查通报文件中针对当地实体经济部门困境的描述便很能说明问题–关键仍旧是相关政策落地通道的堵塞难开。这也引发了外界对于中国政府是否会再行全面宽松的猜测。结合当前形势来判断,大规模刺激并未被纳入执政层的考虑范围,至少”避免大水漫灌”的字眼仍在官方通稿中反复出现。

另外,鉴于股权质押风险与中国企业部门经济增长的强关联性,意味着股市的崩盘动摇中国金融体系稳定性的概率,与此前相比得到了进一步提升。根据Wind资讯的数据,目前大约4.3万亿元人民币的中国股票被用作借款抵押,规模相当于整个市场的9%。可以说,处在中国经济现下的境况之下,中国政府无法选择对股市的风险袖手旁观。

与此同时,经过过去数十年全球化的不断推进演化,全球各经济体间的联动性也随之逐步增强。当前美国股市和A股越来越强的传导性便侧面验证了这一点。就这个层面而言,A股目前的低迷,既折射了中国国内经济前景的不乐观,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全球经济回暖的乏力。

总体来看,无论是落脚于上市公司的财报,还是鉴于国际形势的不明朗,都很难说中国股市已经探底,不过客观地说,A股的估值确实已经非常接近历史低值。至于何时到底,诚如前中国国务院总理在描述金融危机时所说的,信心比黄金和货币还要贵重,而信心的重塑将显著地取决于减税、打通融资通道等利好政策的落地情况

dwnews